欢迎访问便民废旧物资回收网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湖南 > 株洲 > 正文

废旧电器回收模式探讨

作者:user 来源:  日期:2019-09-07 14:51

中国已经进入家用电器报废高峰期,废旧电器将越来越多,环保问题也越来越受重视。对废旧电器回收处理模式的研究,应该切实考虑可行性、创新性。

中国已经进入家用电器报废高峰期,电器废品的数量日渐增多。越来越多的“收旧客”从大量的废旧家电中拆解塑料、铜、铝、铁件卖钱,在中国广东、浙江、福建等沿海地区的个别乡镇,一些农民甚至以环境污染为代价,从国外走私进来的电子垃圾中淘金。在发达国家,电子垃圾的拆解是专业性很强、技术含量很高的工。作,而中国的农民用一把锤子一个硫酸池就把废电器给“处理”了。于是,钞票源源不断地进入非法拆解者的腰包,废硫酸等大量有毒有害物质也源源不断地排入河流、渗入地下。一场电子垃圾之火已悄然逼近中国环保体制的眉头。但目前,国内还没有出台一部专门的法律来规定电子垃圾的处理责任。在废旧家电各项法规计划制定之时,业内人士关注的问题最先集中在一点:回收与拆解过程中污染治理问题以及回收责任的分担一一到底谁有义务回收并且无害化、资源化处理废旧家电?制造商、经销商、还是专门的废旧家电回收企业?制造商最应该进行回收但成本太高;经销商只是销售中的一个环节,似乎没有回收义务;而获政府授权的废旧家电回收企业还没有一个成熟的赢利模式,似乎谁都有责任,却都缺乏足够的说服力。
在中国,出台法律把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并将制度落实到具体的行业或产业中,可能会遭遇贸易和产业部门的异议。这些部门担心国内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难以承受这样的政策,从而不希望在现阶段出台这样的法律。来自社会各界的压力令政府部门从事环境保护及回收的官员“心急火燎”,治标先治本,法律的出台至少需要有产业链形成和PRO(生产者的选择一联合体)的支撑。国家环境保护总局的一位官员在一次会议上讲了这样一段话:“PRO(生产者的选择一联合体)组织管理,若无实践基础,立法很难。
有谁能抢先一步把这件事情做起来了,就对促进立法做了大的贡献。”

目前,在中国,要求生产企业承担废弃电器的回收责任,在笔者看来还只是一个愿望。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中国家电生产企业的盈利水平普遍偏低,让家电企业再支付产品的回收处理费用,确实有一定难度。尤其是生产者付费的管理和使用过程中尚有很多值得商榷的问题。例如:谁来征收?事前预征收还是事后征收?收费标准定多少,谁来定?向谁收费?制造商、销售商还是生产者?收取的费用如何管理?对此,笔者有以
 
下几点看法:
(1)生产者责任制应当更关注结果而不是实施手段。要激励制度创新,给生产者在实施方面更大的灵活性。
 
(2)生产者责任制
必须充分考虑产品的特性及其多样性。所制定的政策措施应具有灵活性,以个案为基础,而不应是对所有的产品设定同一个政策。

(3)应充分论证生
产者责任制的目标、成本和效果,经过试点工作分析,比较自愿方法和强制方法的优劣,确保实施生产者责任政策在获得环境效益的同时,避免国内经济的混乱。
(4)简化管理,防止管理成本过高、管理机构臃肿、低效率等现象出现。
 
回收模式:打造“工农联盟”有许多国内企业的代表认为,承担政府授权的电子电器回收处理项目,如果没有政策资金的支持,承担回收顷目的企业肯定要赔钱。实际上,这个想法并不完全正确。之所以众多的流动收购者(4"-体工商户)收集并拆解废旧家电后出售其中的塑料、废铜、废铝、铁件,并可以盈利,这不完全是因为他们不用投入无防治污染的资金,更主要的是他们无需为厂房、设备等固定资产投资,廉价劳动力用手工拆解废家电成本很低。如果仔细地考察分析流通领域中的现象和问题,就不难发现,一些个体商贩从东北地区的个体户中收购可再生资源(废塑料、线路板等),转手卖到南方就有很可观的收入,这说明可再生资源在交易中还有升值空间。如果生产者愿意并且主动地通过畅通的渠道,将电器中的有用零部件的市场价值和最佳处置方法及时传授给众多的个体拆解者,吸引个体户加入产业链管理体系并从中获益,就有可能减轻生产者付费和政府补贴金的负担。
事实上,这样的处理方式已经得到了实践的验证。例如,辽宁省营口市华兴环境工程有限公司与从事废旧家电回收拆解的个体工商户联合,三年已经累计拆解废旧电视机29.5万台<不包括从个体户手中收购的废旧显像管)。回收其中的铜、铁零部件以及分选破碎后的塑料全部出售,以便于资金周转。对旧电视机显像管(CRT)的处置大致上采取两种方式:经过测试达到旧家电安全标准和性能标准的CRT供给上海某公司再利用;已破损或丧失使用功能的废CRT,一部分(次管)卖给江苏某企业,另一部分经分离的玻屏、玻锥、管颈等出售给玻壳厂的上游企业。此外,华兴公司近年来还把主要财力、人力和精力投入到废旧电视机、显示器的区域性收集网络建设中,例如,同“收货郎”或者叫“收旧客”初步建立“工农联盟”,确保废旧电器的来源。
由此可见,打通一条废旧处理渠道并不十分困难,只要政府(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门、生产企业和回收企业共同努力,通过职业技能培训和鉴定工作,将废旧电器拆解和分选专业的初级培训纳入工作计划,先行试点,摸索经验,是完全可以实现的。在此,笔者建议有关部门针对废旧家电拆解工序、零部件分离技巧、有毒有害物质的识别以及劳动保护与安全生产等职业技能知识,组织专业技术人员编写相关培训教材,选择有条件的省市先行试点,面向下岗职工、待业人员和从事废旧家电回收拆解的个体工商户,适时举办“废rE/家电绿色拆解职业技能培训班”。
 
盈利摸式:特色经营
简单地将废旧家电拆解、分选,捡出有用的东西去卖钱,个体工商户和小作坊都能干。而承担着政府发展循环经济的示范工程的废旧处理企业,是要通过试点工作探索解决某一社会问题的办法,寻求盈利模式,正确处理好废电器的资源化与环境保护的关系。
特色经营是废旧处理企业不可忽视的一种盈利模式,以废旧显像管的回收处理为例,经过技术处理之后产生大量含铅玻璃,为什么不可以考虑把显像管的玻璃制造成建筑或景观用的玻璃砌块呢?只要产品好,成本低,就一定有市场。从技术层面看,将含铅玻璃焙烧改型并不难,关键是要考虑有毒成分的污染防治问题。在CRT显示器破碎过程中,搅拌可以简单有效地实现碎玻璃颗粒之间的碰撞和磨擦,再借助风力即可将部分有毒有害物质与玻璃分离。含铅玻璃砌块用于建筑物有待于进一步研究解决环境污染问题,而用于室外景观之独立构筑物,只要在景观构筑物基础底部
作防渗处理,收集渗滤液和雨水,并对其水质进行处理即可。
贪大求洋(在设备的选择上追求“国际先进,国内领先”)、跑马圈地(极个剐企业承办政府审批的环保公益类建设项目,首先是张罗着征地)、垄断经营(如收集政府机关淘汰的旧电脑等)、依赖扶持而无创新意识的废旧处理企业将不能长期稳定发展。如果不去认真研究废旧家电回收市场的游戏规则,不寻求特色可行的经营之道,即使有政府部门的授权(资质认定),享受再多的优惠政策,也未必一定能够盈利。
以CRT含铅玻璃改型制造新型空心砌块为例,回收企业的盈利模式可以通过以下两个途径来实现:其一,从政策环境中探索政府补贴与企业盈利的模式。台湾百盈公司叶能魁曾表示,在大陆可以找到许多台湾没有的盈利机会一现阶段没有相关的产业政策,对废旧电器回收企业也没有明确的限制,很多经过简单处理的零部件,如显像管等经过简单测试、修复就可以大量出售;而在台湾,由于政府有补贴政策,所以派人严格检查,企业回收的废旧家电产品只能全部拆解、破碎后,生产出二次原料才能出售。其二,培育市场与政策扶持的依赖关系问题。为舍铅CRT玻璃寻找出路——开发新产品,从技术方面看,玻璃改型和污染防治并不难,在实施技术创新的同时,废旧企业应该注重市场竞争的公平性和保密性,并努力争取政府部门给予政策上的扶持。
笔者建议,在废弃电器处理技术装备国产化研发阶段,国家应加大资金投入以支持科研机构和相关企业共同推进应用型设备的研发。在试点工作开展过程中,有选择地将试验设备赠送给具有一定规模、有信誉、管理制度健全、有污染防治能力的回收处理企业,再由废旧处理企业去联合每个城市都存在的废旧家电回收大户,在当地将塑料、线路板、金属分类破碎后
进行初加工,同时要求回收企业把污染防治问题解决好。这样做的好处是生产者责任延伸及国家专项资金的使用都可以直接辐射到基层,便于政府部门、家电生产商、回收处理设备制造商与回收群体之间的交流与沟通。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